我们为什么会缺乏“常识”?

我们为什么会缺乏“常识”?

1

2007年,我还在新华社从事国际经济报道,当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到2008年8月15日,美国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破产,美国次贷危机演变成一场席卷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在美国现代经济发展史上,经济危机可谓家常便饭,其中,1929年到1933年的“大萧条”(The Great Depression)最为严重。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因其严重性和破坏性,又被称为“大衰退”(The Great Recession)。

这一轮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引发了很多后遗症,比如“欧猪五国”的欧债危机、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国的“四万亿”等。

绝大多数主流经济学家都没有预判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到来,但也有一个例外,他就是有着“末日博士”之称的美国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里埃尔·罗比尼。

鲁比尼早在2005年就宣称,美国房地产泡沫当时正在发酵,投机行为将震动整个美国经济。

200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破裂,由此引发了次贷危机,鲁比尼的判断可谓超级具有预见性。

在国际金融危机正酣时,很多人回过头去看鲁比尼当年的观点,觉得他很有见地。

2010年初,我在瑞士达沃斯出差,鲁比尼在当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提出了美国必须解决“3D”问题,即所谓的“Debt”(债务)、“Deficit”(赤字)和“Dollar”(美元)问题。

近10年后,再回头看鲁比尼当年在达沃斯的言论,似乎是正确的,但“3D”问题是否会成为美国下一轮经济危机的导火索或者成为下一轮经济危机的放大器,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我看来,很多“预言家”都是具有“常识”的人。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持续火爆了很久,银行将贷款借给本没有还款能力的消费者,然后再将贷款打包成金融资产卖给其他投资者(资产证券化);消费者坐等房价上涨,“收入增加”。只要房价持续上涨,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皆大欢喜。

但如果回归“常识”,像鲁比尼这样的经济学家就能发现,美国房价不可能持续上涨,而且由于受“资产证券化”影响,一旦房价下跌,影响将不仅仅只限于购房者和银行,还包括购买了证券化房贷资产的投资者。“资产证券化”原本为了降低风险,最后却成了风险放大器。

世界上最大的基金公司——桥水公司的创始人雷·达利欧(Ray Dalio)在2018年发布了新书《大债务危机》(The Big Debt Crisis),他更是把经济危机做了极简化归纳。

他认为,在市场经济中,债务的扩张和收缩是经济周期背后的驱动力,每15年左右出现会一次大型债务危机,而且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

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至今已经过去了12年,根据这一理论,美国有可能在2022年前后迎来新一轮债务危机。

达利欧的预测是否准确,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每每感慨自己或者别人缺乏“常识”。

那么到底什么是“常识”呢?

“末日博士”鲁比尼准确预测出了美国次贷危机,这是一种常识。

达利欧归纳出债务危机的“模板”,这也是一种常识。

就我理解,“常识”大概分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信息”,第二个层次是“知识”,第三个层次是“眼界”。

”信息“层级的“常识”很好理解。比如,前不久,我在面试HR管培生时问,香港有多少人口,确实有很多人不太清楚,就属于这类”常识“。

类似的“常识”很多,只要我们稍微用点心,平时多关注一些东西,就能积累起很多的常识。最简单的,比如,同为书法家,王羲之和米芾谁在先谁在后?德国的人口跟中国哪个省接近?悉尼的夏天是几月份?

不过,据我观察,很多人在信息层面的“常识”也是缺乏的。

“常识”的第二个层次是“知识”,我把“知识”理解为“逻辑自洽”的信息合集,或者说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信息。

我们很容易把“信息”误认为是“知识”。

比如,知道一些动植物信息,并不能让我们每个人都发展出“进化论”。我们每个人可能都知道“进化论”是怎么回事,但这还是信息。当你用“进化论”分析互联网公司的人员淘汰时,才有产生新知识的可能。

“常识”的第三个层次是“眼界”,或者说是“想象力边界”。

我最近几年有一个发现,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在一个国家经济现代化的过程中,都会遇到两个绝佳的财富创造机会:一是城镇化带来的房地产市场繁荣,二是优秀企业崛起带来的股权投资的财富增值。

我是2005年在北京通州五环外买的第一套房子,2009年换到了二环内的牛街。我算了一下,这几乎是迄今为止,我们家庭获得的最大两笔财富增值。

在这一轮财富创造的过程中,出现了一大批“地产巨富”,从恒大的许家印到万达的王健林,不一而足。

很多人回想起过去20年北京房价的“疯狂”,大概都会生出一种“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慨叹。

其实,我听到过最极端的例子是,一个人在上世纪90年代,卖了北京的一套四合院,价值20万,然后用来买了一辆桑塔纳。

对于见过香港房地产市场起起伏伏“大世面“的李嘉诚来说,上世纪90年代拿下毗邻长安街的东方广场地段,以及2015年前后疑似从中国内地“跑掉”,绝大多数普通人当时都不一定看得懂,但对于李嘉诚来说,这不过是基于“常识”,做了一个简单的商业决定。

除了房地产,很多普通中国人还面临另外一个实现财富指数级增长的机会,那就是在早期加入一家类似BAT,或者美团、小米这样的公司,一旦IPO,工号在一定位数之前的人都有机会获得非常好的回报。

毫无疑问,由于创业公司从来都是“九死一生“,这条”致富路“也充满了未知数。

我最近看《阿里局》,里面有个很有意思的情节。干嘉伟、王刚等一大批阿里巴巴B2B的早期员工(后来被称为“中供铁军”),当时拿到期权激励时,由于认识不到其中的价值,还去跟领导抱怨,甚至在打牌时用其中的5股、10股作为“彩头”。

创业公司的股权,有时候增殖效应是非常惊人的。

以腾讯为例,2004年上市,股价为3.7港元。2014年“一拆五”,今天股价虽然从最高点480港元左右回调不少(目前在331港元左右),但相比上市价,仍是原来的447倍。

换句话说,2004年,你投入一万块买了腾讯的股票,到今天放着不动,就是447万。如果是10万,就是4470万。

也难怪腾讯内部有句玩笑,“问君能有几多愁,没买腾讯没买楼”。(近期腾讯股价波动较大,入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我们错过了腾讯、错过了阿里巴巴,甚至可能被小米套牢,但从我个人来说,我目前比较看好的公司是美团,另外如果头条一旦上市,也有不错的前景。

(此内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感兴趣的朋友不妨拿出1万或者10万,买美团和以后头条的股票,放上5年或者10年,看看够不够儿子的彩礼或者女儿的嫁妆——此处纯属开玩笑。)

3

“眼界“或者“想象力边界”是我认为未来决定一个人事业、财富、人生的最大限定性因素。

我也曾演绎出另外一个观点,未来,决定不同人命运的很可能不是物质条件,而是“动机”。“动机”除了跟个人的内在驱动力、目标感有关,也跟“想象力边界“有关。

今天,毁掉一个孩子的最好方式是给他一部智能手机。如果缺乏引导,他将会选择游戏、聊天、抖音、快手、视频等等能带来低成本满足感的东西。但我们都知道,一部智能手机加上网络,也可以给孩子无穷无尽的知识。

对于我们来说,最大的担心应该是“想象力边界“不够,当你想都想不到时,就更不用说做到了。

我出生在鄂西北的竹溪,我小学的时候,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学校是师范,因为师范毕业就可以当老师,就不用当农民了。初中的时候,我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是华中师范大学,因为我非常敬爱的物理老师经常谈起他在华师大学习的经历。高中的时候,我的恩师翁Sir才让我了解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北大的存在。

《阿里局》中还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一个人不可能超过他的目标。

除了少数“无心栽柳柳成荫”的情况,这句话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真理”。

换句话说,“目标”是我们的人生天花板,但“目标”的设定,取决于我们的“眼界”和“想象力边界”。

怎么去打破我们的“想象力边界”,有两个最低成本的解决办法:一是跟高段位的人聊天,二是读书。

跟高段位的人聊天,很不容易做到。既然人家是高段位,人家可能并不太愿意跟你聊。但“三人行,必有吾师“,你只要用心,总能在身边发现一些高段位的人。即便不太容易发现综合型的高段位人士,很多“垂直类”的高段位人士还是随处可见的。隔行如隔山,行业不同,就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常识”。

至于说“读书”,我将之称为“最高尚的偷窃行为”、“最低成本的人生进阶方式”。

一本好书,往往是作者几年甚至十几年在某个领域“常识”(信息、知识和眼界)的总结,我们只要花几十块钱就可以拿来为我所用,实在是太划算了。而且,偷学书中的“常识“,看起来还是一件很高尚的事情,它的另一个名字叫“求知”。

作者: 明叔杂谈

本文来自https://mp.weixin.qq.com/s/ZYcFYWigJCtHInYsFRAhmw,本文观点不代表思德心语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